萧棠

请勿打扰

姬发一生之中曾离开过哥哥三次


第一次是生离。殷商王室来西岐征召质子,他偷偷在伯邑考的箭上动了点手脚,顺利成为了殷商质子营的一员。他收拾了一整夜的行囊,伯邑考难得没有遵循自己以往的作息早睡,而是陪着他枯坐一整晚。天光微亮,马车的轮子在屋外咿呀转动,伯邑考站起身,用力抱住了弟弟。

  

“一定要照顾好自己。”他对姬发说。彼时姬发年纪尚幼,在马车之上掀开帘子频频回顾,他每一次回头,都能看见伯邑考拢袖立于原地,笑着送别他。

  

那时候姬发有一种错觉———即便是身在遥远的朝歌,当他在幻象里回过头,仍能看见有些刺眼的太阳,翻滚的麦浪,和他最爱的最挂念的长兄。

  

第二次是死别。伯邑考进朝歌进得匆匆忙忙,姬发甚至来不及和他说上几句话,在如同过去一样的夕阳余晖里,伯邑考为姬发抵挡住了崇应彪的剑,又在后者龇牙咧嘴地说“都是我欺负别人”的时候笑弯了眼。后来姬发想,如果当初多和哥哥说几句话,在哥哥偏过头去的时候仔细注视他的眼眸,是否结局会有一点点不同?

  

得知伯邑考被殷寿做成了肉饼后,姬发哭得几乎气绝,又大病了一场。那时他望着屋外的麦浪,一遍又一遍残忍而绝望地告诉自己。

  

不会了。

  

哥哥再也不会在这里等着他了。

  

姬发永远失去了哥哥。

  

第三次和前两次都不一样,这一次姬发将要寿终正寝了。侍女在他身边为他点燃一炷香,袅袅缠绕的烟雾里,他隐约听到哥哥的声音———又或者是紫微大帝的声音。

  

对方问他还有什么心愿未了。

  

姬发认真想了想,他这一生不算白活,牧野之战,建周灭商,分封诸侯,每一件都完成得还不错,想来想去,也只有一件憾事。

  

“哥哥,”他小声说,“我不想再离开你。”

  

神祇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:“唯有这件事,我不能为你实现。你已为人王,人神殊途,日后不在一道,莫再挂念。”

  

有水珠落在病重的帝王身上,袅袅烟雾逐渐散去。

  

武王发建周三年,病重,忽梦长兄乘七香车从天上来,恸哭不止,次日乃崩。

评论(2)

热度(106)

  1.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
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